主页 > 新闻深喉咙 >

2018年台湾中正拍卖预告—中华民国十年造袁大头

编辑:凯恩/2018-08-28 20:40

  应桂馨出逃后不敢留在上海,先在青岛躲了一阵,尔后溜进北京,自恃有功找袁世凯兑现“毁宋酬勋”的诺言,并且狮子大开口要求袁世凯再给五十万元。但是在刺杀宋教仁的秘密大白于天下之后,国人皆知袁世凯是刺宋的主谋,国民党也已同袁世凯兵戎相见,应桂馨对袁来讲已是一条无用的走狗了。可应桂馨以仍藏有袁世凯唆使他暗杀宋教仁的密证为要挟,一再邀功请赏。袁世凯为了保留最后一层面纱,对应桂馨虚与委蛇,给了他一些钱物。这下应桂馨乐昏了头,在北京打着袁世凯的招牌招摇撞骗,还讨了旧相好胡翡云做姨太太。

  我们无从追溯那上千名妓女前往送葬的原因,或许都是,与这位曾经声名显赫的帝王之子有过那么一段''露水姻缘'' ''春风一度''的原因,又或许是其他的原因。

  但不论原因如何,这袁克文的一生可以说是非常的波澜壮阔,潇洒风流,就连死后也是一样的惊动世人,让人为其的潇洒不禁感叹呐.....

  众所周知,无论是光绪帝还是溥仪都不是慈禧亲生的, 而是从王爷家抱来的,比较巧的一件事就是每一次都是从醇亲王家抱来的孩子,所以光绪和溥仪这两位明面上可能毫无关系的帝王,其实是亲生的叔侄。而当年在戊戌变法的时候,袁世凯可以说是坚定不移的站在了慈禧的那一边,作为光绪亲弟弟的现任摄政王载沣自然是要为自己的亲哥哥出气的。

  摄政王载沣

  

  

  袁克文,出生于1889年。是袁世凯的小儿子是由其三姨太金氏在当时的朝鲜汉城所生,字豹岑,号寒云,更是著名的昆曲名家,与张伯驹,张学良和溥恫等三人并称为民国四公子。这袁克文自小熟读四书五经,并且精通和喜爱收藏书画与古董之外,特别喜爱诗词歌赋,桌有《古钱随笔》、《寒云词集》还有《韩语诗集》等等。

  袁世凯的倒行逆施激起了全国人民公愤。一时间反帝制运动席卷全国。1915年12月25日,唐继尧、蔡锷、李烈钧在云南宣布独立,讨伐袁世凯背叛共和,护国战争爆发。袁世凯称帝的丑行使得北洋统治集团分崩离析,西方列强也表达了反对袁世凯称帝的立场。袁世凯众叛亲离,内外交困,被迫在一片反对声中,于1916年3月22日宣布取消帝制。袁世凯称帝仅83天,在中国历史上,极其短暂。

  应桂馨、武士英被抓获后,“宋案与北京政府有关”的消息不胫而走,迅速传播,全国上下沸沸扬扬。在国民党和各界的压力下,江苏都督程德全与北洋政府驻沪交涉使陈贻范向上海领事团提出将二犯移送中方审理,并要求把从应家搜出的证据公之于世。但领事团称两案犯是在租界被捕的,应由租界法庭进行预审,证据确凿才能交人,至于公布物证一事关系中国政局,必须向北京公使团请示,显然,帝国主义是在有意袒护袁世凯。

  

  然而,自古宫廷的兄弟之争在所难免,即使袁克文已经表明了对帝制毫无兴趣,但是其大哥袁克定还是把这位多才多艺且风流倜傥的,浪子弟弟当成了竞争对手。并且把也曾多次登台演出这个昆曲的袁克文当成''戏子'',认为其有辱袁氏家风,从而命人拘捕他。

  武昌起义形势图

  

  那么做为这样一位风流倜傥且多才多艺的民国公子,袁克文的一生是放浪不羁,妻妾成群,其经常出入青楼等地''醉生梦死''。据悉除了原配妻子刘梅真以外,还拥有五个姨太太分别是当时当红的头牌,包括了;情韵楼、小桃红、唐志君、于佩文、亚仙。而且呢这仅仅是有名分的。那没名分的或者是''春风一度''的情妇那就更是数不胜数了。

  他在中国近代史上是一个备受争议的人物,他推翻了满清皇权,却又想自己复辟称帝;他组建了中国最早的现代化部队,却也因此留下了军阀混战的无限祸根;他上书废除了科举引进了现代教育,却也企图复古孔儒思维用来愚化万民;他创建了中国第一部近代完成的司法制度,却也企图用武力控制国会和选举;他是当之无愧的民族英雄,却又被称为窃国大盗,他就是袁世凯。

  

  由于他这心慈手软的一招,给了应桂馨一次苟延残喘的机会,在国民党撤退时,应桂馨在其党徒的策应下趁乱越狱逃跑。

  因为袁克文生前是花钱如流水太过于挥霍,所以最后其家人连葬礼都办不起。但所幸他还是身为青帮帮主和身前所的那些善事也比较多,所以帮里的徒子徒孙们凑钱帮他办了一场体面的葬礼。而且呢,天津的许多和尚,道士,尼姑,喇嘛等达四千多人也都前来送其最后一程,可谓非常风光。

  

  太湖帮五哥应桂馨邀功讨死

  

  回到上海后,应桂馨随时伺机东山再起。正巧当时江浙及长江中下游一带的青洪帮在组建“中华共进会”,应桂馨就以提供活动经费为条件,谋取了会长的职务。所谓“中华共进会”实际是一个流氓“大杂烩”,根本称不上政党组织,会中的大小流氓时常在社会上打、砸、抢,制造事端,乃引起坐镇北京的临时大总统袁世凯的注意。

  宋教仁遇刺身亡,举国震惊,国民党人更是悲愤异常,悬赏白银一万两捉拿凶手,沪宁铁路局和江苏省地方检察厅也发出赏格。应桂馨从报纸上证实了宋教仁确实死于医院后,赶紧拍电报向袁世凯邀功:“匪魁已灭,我军无一伤亡,堪慰。”应某人自以为此事干得滴水不漏洋洋得意,便又开始了纸醉金迷的生活,只等着大总统给他授勋。

  所以呢,照理说这袁世凯的儿子,袁克文的一生自然应当是像其父亲一样军功显赫,名扬千古,然而这样的一位将门之子为什么会与人偷情得病致死呢?又为什么在他的葬礼上有上千名妓女为其披麻戴孝,送他最后一程呢?

  

  不过这件事对于袁世凯来说其实并不算是好事,毕竟当时真正的掌权人载沣在憋着劲的想要他死。所以袁世凯只能想方设法地增大自己的势力范围。而当时清朝内部已经没有袁世凯再次进步的空间了,所以袁世凯只能把眼光放在了起义军的身上,就这样袁世凯成为了起义军推选出来的大总统。

  满清末期的时候权力最大的臣子可以说就是袁世凯了,而且这位还是一个两面派。不仅仅是清王朝的大臣,更是革命军的总统。其实这件事对于袁世凯来说也是有些无可奈何的,当时的袁世凯并不像慈禧在世的时候那样一帆风顺,反而有些许被针对的情况出现。其实这件事非常的好理解。

  

  1911年12月25日,孙中山从海外回到上海。陈其美委派应桂馨率谍报科和庶务科人员负责中山先生的起居与安全。12月30日,孙中山赴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应桂馨又奉命组织卫队护送孙中山抵达南京,夤缘获任总统府庶务科长。

  婉容重获自由之后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个好男人嫁了。这件事在现在看来可能是很理所当然的一件事,但是对于婉容来说却是非常的重要。毕竟前半生就这么蹉跎过去了不是?所以没过多久婉容就怀孕了。而这个时候的溥仪已经在东北当起了傀儡皇帝,所以对于这件事最初是不知情的。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在总统府任职期间,应桂馨克扣贪污公款事发,按律应该严惩,但孙中山碍于陈其美的情面,从宽处理,将他就地免职。

  1915年12月12日,袁世凯宣布接受帝位,复辟帝制,废除共和政体,改中华民国为中华帝国,废除民国纪年,改民国五年(公元1916年)为洪宪元年,史称"洪宪帝制"。开始大肆封官赐爵,改总统府为新华宫,准备于1916年元旦正式登基。

  当时溥仪虽说已经宣布退位了,但是其实在满族人眼中这位依旧还是皇上,所以给溥仪找个皇后就成了一件挺重要的事情。比较好玩的一件事就是为溥仪选后这件事上面,还有袁世凯的影子。要知道当时的袁世凯早就不是清朝的大臣了,而是北洋政府的领袖。所以当时袁世凯是怎么想的我们都不知道,可能仅仅只是因为好玩?

  4月25日12时,程德全、应德闳如期将“宋案”的初步调查结果和证据通电发布。次日,《民立报》等报刊以醒目的标题全文转载了通电。袁世凯恼羞成怒,决心以武力征服国民党控制的南方各省,1913年7月,蓄谋已久的军事进攻发动了。

  陈其美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陈其美借助会党势力发动起义,光复上海,出任沪军都督。应桂馨凭借与陈其美的关系,积极为革命党提供各地消息以骗取信任,因此得在都督府中捞到一个谍报科长的美差。此时浙江平湖县革命军首领张献贞策动起义,打倒了应桂馨的拜把兄弟原知县高庄凯。应桂馨为了给把兄弟报仇,设计欺骗张献贞要他到上海共同组织北伐军,在半路上摆下埋伏将张献贞枪杀。

  可是等周的部下赶到旅馆,武士英早就结账走了。但在搜查他的房间时却意外地发现一张名片,上写“江苏巡查长应桂馨,法租界西门路文元坊”。这个不大不小的收获着实让周南陔等人欣喜。他们赶忙会同公共租界总巡卜罗斯,西探总目阿姆斯特朗率巡捕直奔西门路(今徐家汇路)文元坊应家,但扑了个空。应桂馨的家人说主人到胡翡云家去了。赶到胡翡云那里,又知应桂馨正在湖北路迎春坊李桂玉处喝“花酒”。巡捕们又即刻包围迎春坊。应桂馨身怀武功,众人不敢打草惊蛇。周南陔曾与应有一面之识,应桂馨在宋教仁出殡时还忙着帮助张罗过,所以由周南陔出面唤出应桂馨。当时,应桂馨饮酒正酣,忽听得楼下有人呼唤,就摇摇晃晃地走下楼。一见是周南陔满脸赔笑说:“周老兄,上楼喝两盅吧。”话音未落,阿姆斯特朗带着一群巡捕一拥而上,“咔嚓”一声铐住应的双手。应桂馨这才如梦方醒,知道事情败露,他吓得面如土色,双腿颤抖,乖乖地束手就擒。

  

  袁世凯戎装照

  

  武犯一死,对应桂馨的审讯暂时搁置。为了防止应犯自杀或被暗杀,当局特意派兵一团加强了对他的看管,甚至连吃饭都由守军的营团长陪同。在狱中,应桂馨还享受到了其他犯人望尘莫及的待遇——吸食鸦片。应桂馨是有名的“瘾君子”,虽然监狱每天给他戒烟丸四至八粒,可毫无作用,烟瘾一发作,应桂馨就蒙头蜷缩成一团,手足冰冷,口吐白沫,要死要活的。出于无奈,当局只好购买鸦片精,供他服用。

  物证到手,大家松了口气,接下来就是要把凶手武士英擒拿归案。或许是开玩笑,国民党人陆惠生有意无意地向被扣留在应家的闲杂人等中喊了一声:“武士英!”岂料,立刻有人应声“有!”这一声令在场的人大吃一惊。但见一个矮个子从人群中走出,承认他就是武士英。后经两个四川学生辨认,证实确是武士英。原来这天上午,武士英跑到应宅来讨赏钱,谁知正落入法网。这才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武士英还未落网,并且像应桂馨这样在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的人物没有确凿的证据是告不倒他的,因此第二天,周南陔协同巡捕对应府进行搜查。应桂馨的宅第位于小西门外,是一幢三上三下的房子,装潢华丽,陈设阔绰。众巡捕在应家翻箱倒柜,把衣橱、抽屉、书架各处翻了个底朝天,也没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片纸只字。正当大家一筹莫展,为寻找证据而急得团团转的时候,周南陔“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悄悄走到二楼软禁女眷的厢房,屋子里应桂馨的三妻四妾们个个胆战心惊,缩成一团。进门后,周南陔谎称是应桂馨的知交,受应的嘱托,来取走秘密文件转移。女人们将信将疑,周南陔又装作着急的样子催促道:“快,快点!如果让巡捕房翻出来,应大哥就危险了。”这些女人果然中计,一个小妾站起身撬开墙角的地板,取出一个小箱子交给周南陔,说:“阿拉是晓得的,刚刚外面看得太严,没有弄出来,现在给你。”周南陔故意装着很平静地接过箱子,连忙又问:“还有别的要紧东西吗?”应妾摇摇头。于是他将箱子揣在怀里,转身下楼。

  武昌起义后,为了维持统治,清廷必然要派军队镇压起义。这个时候,作为宣统皇帝生父的摄政王的载沣突然发现清朝虽有26镇新军,却已无兵可用。这是怎么回事呢?

  这个袁克文,对于收藏字画和古董的爱好,可以说是到达了一个极其疯癫的境界。为了收藏,他将从父亲袁世凯,那里得到的十多万元银元遗产挥霍一空。以至于后来那就只能靠卖字卖文为生了。相传的这位民国的公子写得一手好字,三杯酒下肚,写起字来纵横驰骋,豪情奔放,大有苏东坡之风。山东督办"狗肉将军"张宗昌请他写了一幅中堂,价码是1000元银洋。求他写字的人之所以这样多,有人说这是因为他的字写得的确好;但也有人说,这是因为他是袁皇帝儿子的缘故。

  清朝实际控制的只有禁卫军和第一镇的那两万人马,统军的将领良弼又被暗杀,禁卫军随之垮台,清廷也没有可信的统军将领可用。

  飞龙银币没有面值,不参与流通,所以铸量稀少,是袁世凯称帝时用来赏赐王公大臣的纪念币,由于那段历史并不光彩,遭到天下唾弃,飞龙纪念币在洪宪帝国灭亡后被追缴熔毁,原本铸造量并不多的飞龙银币又遭此熔毁厄运。诸多原因成就了今天飞龙银币尊贵的价值所在

  在租界法庭上,应桂馨百般抵赖,使审讯陷于僵局,加上江苏地方当局再三交涉,上海领事团不得不在4月中旬把应、武二犯及物证移交上海司法机关。在黄兴、陈其美的支持下,江苏都督程德全、民政厅长应德闳答应在4月25日将应桂馨与洪述祖、赵秉钧的来往密电电告袁世凯、参众两院和各省军政长官,并决定在同日开庭审理。就在开庭的前一天,武士英暴亡,此乃杀人灭口是毫无疑问的,但法医多次验尸,却查不出死因,既不是外伤,也没中毒迹象。武士英虽然罪该万死,而他的死至今仍是一个谜。

  清朝最后的良驹

  在楼下客厅里周与阿姆斯特朗等开箱检查,只见箱内藏有应桂馨与北京方面的往来电函、信件、文稿,以及一支剩下两颗子弹的五响勃朗宁手枪。由于电函多用密码,众人费了几小时才破译出其中的关键字句,如“毁宋酬勋”、“梁山匪魁”等字样。周南陔等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想到应桂馨背后竟有如此大的后台。

  我们可以看看这18万人的控制权。这18万人的新军当中装备与训练以袁世凯北洋六镇的七万多人最好,袁世凯实际已经控制了清朝一半的军力,而且军队分布在河北、山东、东三省这些京畿地带,皇室的安全基本上在北洋军的控制之中。由于袁世凯在“戊戌变法”中出卖了光绪皇帝,等到光绪皇帝的弟弟摄政王载沣当权后就把袁世凯赶回了河南项城老家,清朝的掌权者和袁世凯矛盾重重,想让袁世凯指挥北洋军去镇压革命党,袁世凯显然不会干。

  

  俗话说得好,“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3月23日,宋教仁出殡的当晚,设在南京路通运公司楼上的国民党上海交通部来了两个四川口音的学生,交际处主任周南陔接待了他们。原来这两个学生是来沪投考的,住在四马路(即福州路)鹿鸣旅馆。据他们称在其隔壁住着一个衣衫不整、面目凶恶的小个子,名叫武士英。一天,武士英向他们借了两块大洋,说有人要提拔他,叫他干大事,事成后就能大富大贵。武士英还拿出一张照片,说照片上的人该杀。他又取了一张名片,称名片上的人就是要提拔他的大人物。两人当时并不在意,但第二天在报上看到了宋教仁被刺的消息以及宋教仁的照片,发现与武士英的那张竟然是同一个人。周南陔觉得事有蹊跷,忙问:“名片上的人叫什么?”两个学生回忆半天,就只记得此人姓氏有长长的一撇。“难道姓周、姓唐、姓廖还是……”周南陔百思不得其解。他一面禀报陈其美,一面派人监视武士英。

  后来关于这件事李体育在临死的时候说过,当时其实溥仪是恨不得将其除之而后快的,但是转念一想这样一来不就坐实了婉容出轨了吗?所以才给了两人一大笔遣散费,让其离开自己的视线。之后溥仪更是多次派人暗杀李体育,只不过都被其躲过去了。

  

  无论是喜欢他的人,还是不喜欢他的人,都要承认他是一个能人。不然他也不会把新军训练得铁板一块,在朝鲜把日军打的屁股尿流。在清政府内部都知道袁世凯狼子野心的前提下,被逼得不得不把权力交给这位汉人,只有他能震慑住当时错综复杂的局面。袁大头签署了臭名昭著的21条,问题是,如果不是袁大头去协商,21条就不签了吗?就和我们骂李鸿章和慈禧太后一个道理,他们就真的不想国家完整,强盛牛叉吗?换句话来说,如果不是袁世凯去签21条,而是换作其他人来办这件事,21条会不会更加不堪入目?为什么日本人当时扶植别人来对付袁大头?为什么袁世凯临死给自己一联“为日本去一大敌,看中国再造共和”。这是政治作秀?还是发自肺腑?后人自有评说。

  也正因如此,虽说载沣还没能真正动手对付袁世凯。但是袁世凯已经感受到了些许的苗头,所以想都没想的辞官回家,原理权力核心。如果说没有什么意外的话,相信袁世凯的后半辈子也就是当个富家翁过去了。但是却没想到武昌起义爆发了。当时满清的军方却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的震慑住大军。所以只能重新启用袁世凯。

  ''纵深色''的他在1931年的正月染上了''猩红热''但是这种病呢并没有克制住他的欲望。在同年的3月22日在''猩红热''还没有痊愈的情况下,风流成性的青帮帮主袁克文与一位''旧相好''相会或许是因为过程太过于激烈,袁克文回家不久呢就病倒了,病又复发了。然后他就不治身亡,终年也只有四十二岁。

  1913年3月21日,上海各大报纸都在显著位置上刊登这样一则消息:“国民党代理理事长宋教仁先生昨日在沪宁车站遇刺,生死不明,凶手不明。”这就是民国初年震惊中外的“宋教仁血案”。该案的主谋是窃居临时大总统职位的袁世凯,而直接主使人则是他的鹰犬、上海大流氓头子应桂馨。

  

  飞龙银币正是袁世凯复辟称帝倒行逆施这一特殊历史事件的重要见证!由于王朝的短暂,当年铸造的洪宪飞龙银币数量并不多,加之又是名家雕刻(乔治),天津造币厂铸造。银币的规格为库平七钱二分,成色高,含银量为90%。洪宪飞龙银币正面为袁世凯九分脸正面及胸像,面部稍左侧。袁世凯身着大元帅服,头戴鹭羽高缨冠,胸前佩戴大勋章。背面中央为飞龙图案,上面镌“中华帝国”4字,下面镌“洪宪纪元”4字,齿边。

  国民党仓促应战,战争形势每况愈下。当国民党人被迫撤出上海时,有人向陈其美建议将应桂馨就地枪决。陈其美考虑再三,认为不依法处决应桂馨会有损国民党的声誉,而且陈其美认为自己与上海的青洪帮势力有密切联系,谅应桂馨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这两人最初的婚姻生活不能说是幸福,只能说是还算是过得去。毕竟溥仪当时虽说不是皇帝了,但是依旧住在紫禁城中,所行的礼仪等也和当皇帝的时候没有区别。所以这个时候就算是婉容想和他离婚也不可能,总不能让袁世凯为她主持公道吧?而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了冯玉祥发动政变。

  应桂馨,字夔丞,浙江镇海人。年少时即放浪于上海的妓院、烟馆之中,是个流氓习气十足的公子哥儿。清末,捐得候补知县的虚衔,后实授江苏官办印刷局坐办。在政治投机活动中,偶识陈其美,借便混入革命阵营,迭任沪军都督府谍报科长、南京临时大总统府庶务科长、江苏巡查长。同时利用金钱为诱饵在江浙会党势力中占一席之地,为太湖帮“五哥”。1912年,出任流氓帮会组织“中华共进会”会长。

  

凤凰彩票(fh643.com)

  袁世凯岂能容他如此嚣张。1914年1月,袁世凯交给应桂馨一笔钱,命他南下办一桩事。应桂馨明知有诈,但也知道袁世凯不好惹,就勉强答应。1月19日,当应桂馨乘坐的火车刚过天津以南的杨柳青,袁世凯的杀手——北京军政执法处的侦探长郝占一和侦探王双喜闯入应桂馨的车厢,将他乱刀捅死。坏事做尽的应桂馨就这样结束了他可耻的一生。

  历史就是这样一个玩意儿,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就如同杨广的命运一样,老袁也被骂的狗屎不如。李昂聊历史,主张的是积极乐观,我们普通老百姓,拿来评说一番,不当吃不当喝,不影响发工资,在快乐中开启自己独立的思维就够了。多方论坛,总胜一家之言。真要较真,就要深入研究去了。

  古有一位名叫柳永的诗人,虽然才情满腹,但不与达官贵人交际,只是好去''嫣花之地'' ''寻花问柳'' ''纵情深色''导致最后是归土于乡下,但是因为其一生过于放浪,直至死了还是个穷光蛋一个。所以葬礼也只能靠,陈诗诗等''一代名妓''帮其料理,更有红颜知己谢玉英为他披麻戴孝。

  应桂馨出生在一个以坑害百姓起家的奸商家庭里,自小不务正业,稍大一些就在上海狂嫖滥赌,吸毒狎妓。先是为雏伶小喜凤赎身并开设“桂仙戏馆”,串演淫戏,被租界捕房拘押。继而又谎称自己是安徽省筹赈委员,因大闹公堂而锒铛入狱,趁夜挖开狱墙逃之夭夭,流窜到外地,一年后才偷偷回到上海。

  几经波折以后,应桂馨感到自己没有一张护身符,难以遮掩他的不法行为。于是在苏州从他的那些赃钱中拿出一部分捐了个候补知县的虚衔,如此一来,应桂馨由普通流氓一跃而为政治流氓,并结识了陈其美。

  

  随凤凰彩票(fh643.com)着网络时代的到来,民智渐开。越来越多的人拥有了自己的独立思维,人们对历史的看待也有原来的被动接受,改成了批判性地逆向思维。李昂曾经写过一篇如果大清不亡,中国会不会走向共和的文章,引起了网友的热烈评论。有人骂李昂你是一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来评论历史?历史是你们这些伪专家来评头论足的吗?李昂给这位仁兄的回复是:李昂不是伪专家,李昂就是一个打工仔,写作只是我的爱好,我高兴写,就写,这是我的基本权利。您喜欢就给李昂点个赞,鼓励一下。您不喜欢,就当李昂放了一个屁,但也阻止不了李昂继续写下去的念头。你不同意我的观点很正常,但你用脏话骂我,你自己父母也不会好受,做人就是如此。再说历史不是拿来评论的吗?那历史是拿来干嘛的?拿来背的?为什么就不能怀疑历史?李昂说出自己观点有什么不对吗?动不动地域黑,极端民族主义,扣帽子,喊打喊杀的那些人,真的明白什么是历史吗?如果评价历史人物,仅仅只用文人小说式的好人坏人来说,那历史还是历史吗?那是是小说了,那是幼稚的自欺欺人。今天我们就谈谈袁世凯这个老光头。

  当时袁世凯想要称帝,最艰难的一件事可以说就是找一块玉玺了。这玉玺可不是随便一块玉就可以的,而是要有一定的历史沉淀才行。而当时最完美的一块玉可以说就是清朝玉玺了,不过袁世凯却最终弃用了这块玉玺,原因也很简单,首先就是清朝玉玺上面有满文。而袁世凯作为一个汉族人自然是对这种事情零容忍了。

  如果问起我国第一个皇后是谁相信没有几个人能够言之确凿的说出来,但是要说最后一个皇后的话,相信很多人都知道这个人就是婉容,也就是溥仪的皇后。不过这个皇后的名头其实是有些许的名不副实的,毕竟两人成婚的时候真正的清王朝已经灭亡了十年了,所以婉容的这个皇后的名头含金量其实非常的低,但是这不能否认一件事,那就是两人是真正的夫妻。

  凤凰娱乐(fh643.com)

  清朝可以依靠的军事力量有八旗和绿营以及后来的团练勇军,八旗在康熙年间就失去战斗力,绿营兵也在乾嘉年间快速腐朽,湘军和淮军在甲午战争中的表现也不令人满意,清政府发现老的兵制不能适应国家国防需要,于是开始编练新军。清政府将全国划分为36镇(师),到了武昌起义时共成立全国共成立26镇。按《陆军营制饷章》规定,国家常备军的编制以两镇为一军,两协为一镇(一镇官兵12512人)、两标为一协(一协官兵4038人),每标三营,每营四队。每镇还辖炮队一标(官兵1756名)、马队一标 (官兵1117名)、1个辎重营(官兵754人)、1个工程营 (官兵667人)。这样算的话,新军有30多万人,可以算得上一支庞大的军事力量。但事实是,清朝本就可怜的税收还要还《辛丑条约》中的欠款,根本没有足够的练兵军费,直到武昌起义时才练成新军十六镇和十六个混成协(一说为十四个镇﹑十八个混成协),总兵力也不过18万人,即使是这样也不算少了,镇压武昌起义的那万把人也应该是足够了。

  

  袁世凯,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位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更是北洋军阀的领袖,其一生的可谓是轰轰烈烈,名垂青史。而袁世凯的家族,是河南项城的一个名门望族。据悉,的袁世凯的叔祖,袁甲三官制清朝的漕运总督。他曾经参与镇压太平军和捻军,是这个家族的顶梁柱,那么他的生父时袁保忠,为襄城县的地主豪绅捐了一个同知官位,自古就有''虎父无犬子''。

  

  第二点也很简单,那就是清朝的玉玺在那段时期实在是不太吉利,谁拿着谁倒霉。所以袁世凯称帝时还是没有用这块玉玺,而是选择了另外一块老玉。

  清朝名义上的兵力虽多,但相当部分被革命党人渗透,做了自己的掘墓人。袁世凯的北洋六镇虽没有被革命党渗透,但清朝也指挥不动,失去了“枪杆子”清朝只能不情愿的退出历史舞台了。

  武昌起义

  当时应桂馨正因“共进会”参与武昌兵变而遭黎元洪通缉。袁世凯便利用这个机会,要其“智囊”内阁总理赵秉钧派出心腹内务部秘书洪述祖南下上海收买应桂馨。作为招抚条件,洪述祖通过江苏都督程德全的关系让黎元洪取消了对应桂馨的通缉令。此后,袁世凯又将应桂馨召到北京,加封他为江苏巡查长,并给予五万元活动费。由此应对袁世凯感恩戴德,顿足捶胸地发誓要替主人效犬马之劳。回到上海,应桂馨用赵秉钧给他的密电码与北京方面保持直接的电信联系,根据洪述祖的指示,亲自选中一个名叫武士英的兵痞为杀手,开始了谋杀国民党领袖宋教仁的策划。

  其实冯玉祥发动政变和溥仪没什么关系,毕竟当时的溥仪已经不是皇帝了,但是和他也有关系。因为不能继续住在紫禁城中了,而溥仪当时虽说是满腔怒火,奈何没有兵力反抗。所以溥仪做了一件让所有人都不齿的一件事,那就是把怒火发泄到了婉容的身上。而因为溥仪被迫离开紫禁城,所以他虚无缥缈的皇帝身份也终于是成了泡影。这也就证明着婉容自由了。

  这样一来可以说国内就没有袁世凯忌惮的势力了,所谓的清王朝如今就已经名存实亡。所以在袁世凯的威逼利诱之下,隆裕太后宣布退位,这也就证明着清王朝算是真正的灭亡了。而此时的袁世凯可以说是无冕之皇了,后来他又有了一个想法,那就是真正登基称帝,至于他是怎么有这个想法的我们不多说。

  袁大头活着时,还能控制住手下的一帮强兵悍匪,周旋于日俄英德各虎狼之间,最大程度地保持了国土完整。袁大头一死,军阀混战,国土丧失,中华大地一片兵火,国外列强虎视眈眈。袁世凯一生聪明,死到临头非要玩一把什么帝制。其实他那时候的帝制,不是满清王朝的皇权制,而且君主立宪制。错就错在,他不该再把孔老二那一套东西再倒腾出来。这样做不是搞笑吗?看看今天搞君主立宪的日本,英国,比利时……那个不是政治清明,你袁大头还想用犬儒主义那套东西来愚昧大众,不是自己找抽吗?所以他最终会是失败的。不但他的政治对手反对他,就连他自己的嫡系部队也跳出来反对他。他这种与世界思潮倒行逆施的愚蠢行为,最终会被人们所抛弃的。再说他当时也没有那个军事实力来维护他这种奇葩的想法。如果可以,清政府自己就这样玩下去了。后期的清政府不是搞了一个皇族内阁吗?不是被袁世凯一顿忽悠,又是恐吓又是利诱,终于用和平的方式来结束了大清的皇权统治,光是这一招,就显示了,袁世凯超高的智慧。就这一件事,他就不不愧为民族功臣。

  直到婉容即将临产的时候溥仪才知道了这件事,要知道当时的婉容在名义上还是溥仪的老婆,戴绿帽这件事估计是个男人就忍不了,溥仪也不例外。所以他在婉容的孩子刚刚出生的时候就扔进了火盆,而婉容也被溥仪软禁了起来。但是溥仪对待他的两个战友却非常的宽容,一人给了一大批遣散费。

  而这个袁克文的后果也跟柳永差不多。

  毒焰弥空,鼠辈跳梁,黑社会头目与反动政治势力的同流合污,敷演出民国政治史上最龌龊的一幕。

  

  1913年3月20日,宋教仁要乘火车赴京,探听到这个消息后,应桂馨布置了三个流氓打手和武士英一起去执行暗杀的任务。晚上10时50分,宋教仁等人走出贵宾候车室,早已埋伏在候车室外的武士英看到走在中间的那人的长相与应桂馨给他的宋教仁照片一模一样,便一个箭步冲上去朝着宋教仁的腰部就是一枪,随即向站外狂奔。恐慌之下,他又向后连开两枪,趁乱逃出了车站。

  值得一提的是,在出殡的当天还有一对特别引人注目的送葬队伍。据悉,那是由上千名妓女自发组织而成的送葬队伍,这支队伍呢是,统一着装,头系白绳,胸前佩戴着袁克文的头像徽章。而这一支特别的送葬队伍的出现更是抢了当时前来祭拜的徐世昌,于右任等这个官场名流的风头,轰动一时!

  至于其它新军,他们的军官大多都是清廷送往国外的留学生,他们在国外逐渐接受了民主思想,不少已经加入了革命党,武昌起义就是这批新军干的,他们成了结束清朝统治的掘墓人,所以湖南、广东等南方15个被革命党渗透的省很快就宣布独立了。

  其不仅不像父亲袁世凯和兄长袁克定那样热衷帝制,更是曾因为极力的抵制袁世凯称帝,而触怒了父亲,并逃往上海。然而逃亡上海的他并没有因为失去了父亲的庇荫而落魄,反而加入了青帮,并且逐渐成为了青帮的老大,当了青帮帮主之后袁克文定在上海和天津等地,广开香堂收门徒,那时名声大震。以至于当时流传着''南有黄金荣杜月笙,北有津北帮主袁寒云''。这袁寒云就是袁克文。

  有知情人士透露,袁克文根本光是情人就有七八十个,可谓是包揽了当时上海天津等地的青楼名媛。